他把头伸进绳套的那一刻,我知道殭尸片真的消亡了

文章编辑丨恐小仙

图片来源丨网络

这两年,情怀是一个不断被提及的词。有人说我们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是因为周星驰的电影承载了我们的青春。

而在我心中有那么一个人,欠下的电影票却再也还不了了。

他就是林正英。

一字眉、冷幽默、身手敏捷、连画符念咒都有款有型。

爱英叔的人都说,只要有英叔在,再也不怕看恐怖片了。

英叔的电影不同于传统意义上单纯以惊吓为主体的恐怖片,他的殭尸片不仅搞笑、逗趣、刻画人物感情也很细腻,在他的电影中我们看到的殭尸不再是冰冷、无情,虽不能像人类一样有血有肉,但也自有一股温情在。

我常常会在B站上重温他的经典,开怀大笑过后却不禁一次又一次的怀念他。

在我的印象里,英叔瘦瘦小小,肃着一张脸,穿一身青衣布衫或换上道士服,洋洋洒洒画出一张符,一招一式干净利落,一股凛然正气扑面而来。偶尔一句冷幽默,也让我们更爱他。

林正英、许冠英、钱小豪是殭尸片的铁三角,他们合作了殭尸先生系列电影,也奠定了在香港殭尸片的地位。

可惜的是,林正英和许冠英相继去世。

自此香港殭尸片就此没落,直到《殭尸》的出现。

不同于林正英代表的港式殭尸片,富二代导演麦浚龙和日本清水崇联手打造了一部糅杂了中式的糯米、黄符、桃木剑、殭尸和日系的恐怖血腥阴沉的氛围,当片头响起《鬼新娘》的歌,来自记忆深处对于殭尸片的回忆被悄然唤起。

整部片调色灰暗,配乐低沉凄凉,与林正英时期的诙谐逗趣的殭尸片天壤之别。这样的表达方式是否也代表了殭尸片的末落,或者是导演在以这样的方式致敬殭尸片。

我想确实如此,片中钱小豪饰演的钱小豪是过气的殭尸片演员,因着殭尸片的没落和时运不济,整部片子可以算得上他在临终前的想像,而道士阿友的拔刀相助,何不是一道救命稻草。

一切都好像是钱小豪的想像,让他在死前的弥留之际,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英雄梦。对孤儿寡妇的怜悯之心,让他想解救二人于危难之中,对杀人无形的殭尸,他想孤注一掷做回英雄,彻底打倒那个邪恶的敌人……回望他的人生经历,还有什么比打殭尸更快活的呢?临死的那一刻,他还想回归一下当年的荣耀,也只能创造出来一个殭尸让他打……

片中有一幕是钱小豪行李箱里的照片

曾经的殭尸铁三角,只剩下钱小豪一个人,凄凉、孤寂绝望,连在屏幕外的我也不仅潸然泪下。

一切都好像回到片头,伴着森森的鬼新娘,钱小豪的那段独白。

我十三岁离开老家,十六岁第一次做男主角,拍过好多戏,到了今日,我只能说全部都是为了生活。但是估都估不到,浮浮沉沉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要回来这里。好多人说电影世界好荒谬,原来人生比电影荒谬得多……

我想对于殭尸迷们来说,不论是形单影只的钱小豪、依然精神的陈友、影后惠英红、因为这部剧被金像奖提名的鲍起静、以及港剧金牌配角卢海鹏,或者是导演因为午马的去世大刀阔斧的那一剪,亦或是一直在我们记忆里挥之不去的铜钱、黄符、桃木剑、墨斗线、镜子、糯米的经典殭尸片元素,都将成为我们无法拒绝的理由。

当然,对画质和特效要求比较高的小伙伴来说,抛开前面的因素不说,纵观整部影片,任意截取一个画面,都能成为一张风格独特的海报。

听说香港3月16日上映了一部纪念林正英20周年的电影《救僵清道夫》。我常常说林正英后再无殭尸片,我倒希望这部可以狠狠的打我的脸,因为比起殭尸片重塑辉煌,其他都算不得什么。

Previous post 9.1分的《头号玩家》让我原谅了花钱玩游戏的男朋友.....
Next post 不得不看,恐怖片新类型,给疲软的恐怖片市场打上一记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