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学家剖析殭尸大脑:提出对付殭尸办法

1/9

神经科学家分析不死族的行为,从而揭示殭尸意识的内在工作模式,并称之为殭尸症。图中展示了大脑中与殭尸行为相关的区域,比如冲动性攻击和情绪失控。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导,两位神经学家们通过分析电影中殭尸的行为,揭示了殭尸意识的内在工作模式,并定义了殭尸病的综合诊断。有了这些知识,他们甚至想出了在殭尸末日中生存的计划。

蒂莫西·郭士纳(TimothyVerstynen),宾夕法尼亚匹兹堡市卡内基·梅隆大学心理学系的助教;布拉德利·沃特科(BradleyVoytek),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认知科学及神经科学助教,他们都是殭尸迷。他们总结了电影中的典型殭尸行为,并认为这些行为可以通过分析大脑结构来解释。

在电影里,殭尸表现出梦游、无法体验快乐、语言障碍、健忘、无法抑制饥饿、充满攻击性等症状。两位科学家也在《殭尸会梦到不死绵羊吗?》一书中描述道,殭尸通常表现出反社会的特征,比如咬人、吃人,但他们相互之间很友好,经常成群结队。同时,他们还认为殭尸通常难以辨认相像的人,甚至还要忍受会导致精神错乱的慢性失眠。

在两位神经学家看来,人之所以变成殭尸,可能是由于死亡的时候,循环系统停止,大脑缺乏氧气和葡萄糖。而大脑窒息时间越长,变成的殭尸大脑受到的伤害就越大。

经过总结,他们把殭尸的必备症状(比如无法控制自身行为)称为「欠意识活动减退紊乱」,简称CDHD。CDHD分为两种:CDHD-1和CDHD-2。患有CDHD-1的是移动不规则的慢殭尸,比如电视剧行尸走肉中的殭尸。而患有

CDHD-2的则是能追赶正常人的快殭尸,典型的就是电影《惊变28天》(上图为电影片段)和殭尸世界大战中的殭尸。人患上CDHD后就会「部分」活过来变成殭尸,并且只能通过吃活人使自己的大脑得到养分。这两种类型殭尸的大脑都会在很多地方出现变化,导致大脑多个神经网络的活力减少、行为改变。

下面分开来讲大脑相应部分损伤所带来的相应后果。

梭状回的损伤削弱殭尸识别人脸的能力,颞上回的损伤损害他们处理面部表情的能力,进而导致殭尸对他人漠不关心。而颞部顶骨连接节(大脑颞叶和顶叶交叉的地方)的损坏将带来语言理解和说话的严重困难。和说话相关还有室内额叶皮质层,特别是里面的布罗卡(Broca)区域,殭尸的这部分大脑也受到了损伤。大脑受到这些损伤后,表现在电影中,殭尸就会口齿不清并且相互之间交流困难。

内侧颞叶,特别是海马体(负责记忆和导航)的损伤,意味着殭尸不能形成新记忆。这样,殭尸将很难在城市认路,给了人类在殭尸末日生存的机会。

殭尸短视,这种视觉缺陷可能源于顶叶的损伤。这样才能解释CDHD-1殭尸在电影中,为什么一次只能看到一个东西。顶叶损伤也将造成运动不协调和空间注意力的问题。两位科学家还说,CDHD-2殭尸该大脑区域受到的损伤要小一些。虽然两种殭尸顶叶的损伤程度不同,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大脑额叶都会受到持久的更深伤害,而额叶负责即时行动、做计划、产生激励。

扣带回损害让殭尸的人性和吃人的欲望相冲突,但眶额叶皮层的损伤让殭尸最终无法压制错误反应(吃人的欲望等),而背外侧前额叶的损伤让殭尸很难做出正确决定。

CDHD-1殭尸有严重的协调问题,他们的小脑(主要负责人的动作协调)很有可能退化了。正因如此,在郭士纳(Verstynen)和沃特科(Voytek)教授的书中,殭尸们走路很慢,两脚张的很开,伸手、抓东西都很困难。此外,小脑的损伤也会引起口齿不清,但CDHD-2殭尸的小脑损伤更小,所以他们说话相对流利。

殭尸的失眠症可能源于下丘脑(连接神经系统和内分泌系统)的损伤。

中脑两个扁桃核(位于大脑颞叶深处)的损伤能够解释荧幕上的殭尸为什么好斗,或者叫冲动性攻击。

殭尸大脑虽然受到了上面所说的这么多损伤,但是主要的感知部分(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仍然正常。这意味着殭尸可以接收利用所有的感官信息,只是对这些信息不会有情感反应。此外,大脑某些控制人做一些基本运动的部分,比如处理神经信号的丘脑和脑干等,在患上CDHD后,也仍然工作正常。

总而言之,CDHD导致大脑出现的变化,反应了殭尸高级认知区域和新皮质的缺失。而患有CDHD-1的殭尸,连小脑也出现了退化。

6个在殭尸末日中生存的方法

不要硬来:殭尸对疼痛没有感觉,除非你能用枪打死他,否则最好还是躲远点。

保持安静:CDHD殭尸很健忘,注意力也很差,因此当你藏好后,会有其它事情引起殭尸的注意,这样你就安全了。

分散注意:后顶叶皮质的损伤意味着殭尸不能集中注意力,他们只会关心引起他们注意的东西。你可以尝试放鞭炮来逃生。

跑得更快:这只对CDHD-1殭尸有用,因为他们只能一起慢慢的走。

别讲道理:神经科学家警告说,患有CDHD表明大脑的语言回路已经出现的大面积的损伤。这表明殭尸既听不懂人话,也不会回答。他们的主要反应就是打斗,千万不能恳求发怒饥饿的殭尸。

模仿他们:殭尸不会认人脸,所以他们主要通过动作和声音来辨别其他殭尸。如果碰到一群殭尸,又没有合适的逃跑路线,那就模仿《殭尸肖恩》中的肖恩和他的朋友吧!莫西·郭士纳(TimothyVerstynen)和布拉德利沃特科(BradleyVoytek)教授说,你得学的足够像,才能混在殭尸群中不必发现。(文愿)

Previous post 克里斯多福·诺兰的幕后功臣
Next post 史蒂芬·金小说最新改编电影,玩性游戏玩出天大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