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乌托邦电影还有市场吗?

美国大片《分歧者2:异类觉醒》在中国上映之前,许多观众和影评家对它的票房期待是很高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第一部取得了还不错的票房,也因为它类似于《饥饿游戏》和《暮光之城》的题材,但从6月9日上映以来,它的实际票房仅仅8819万,在今年引进的好莱坞大片中,绝对算是一个失败者,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部青春科幻题材的大片票房惨败呢?

《分歧者》是不是模仿之作?

《分歧者》小说刚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说它抄袭《哈利·波特》和《暮光之城》以及《饥饿游戏》,实际上,这几部作品在题材上确实有不少相同之处。

首先可以拿《分歧者》与《饥饿游戏》和《移动迷宫》来作比较,三部作品都具有科幻神秘主义色彩;都是处在未来的一个乌托邦世界中;都是以派别来划分,只不过《饥饿游戏》是按人所在的区域分成不同派别,《分歧者》和《移动迷宫》则是以不同人的技能属性和特质来划分派别;都是因为受困于某个地域,为了寻求解脱而斗争;主人公都是二十岁以下的青少年。可以说是同类题材,甚至在很多内容以及人物设置上都有雷同。从大的题材方面讲,可以叫做青春惊悚科幻片,实际上,究其源头,这类电影应该都是脱胎于日本电影《大逃杀》,笔者看来,这几部作品甚至都无法超越两部《大逃杀》。《哈利·波特》更像是童话,《暮光之城》则引入了西方恐怖片流行的吸血鬼元素,但实质上却与《分歧者》《饥饿游戏》《移动迷宫》都具有相同的特质,可以被称作青春乌托邦惊悚电影,而在这些作品中《分歧者》出现得比较晚,这就难怪会有人指证它是模仿之作了。

青春乌托邦惊悚电影的核心内容就是拯救与解脱,《哈利·波特》拯救的是即将被伏地魔统治的世界,《暮光之城》拯救的是吸血鬼泛滥的地球,而《分歧者》《饥饿游戏》和《移动迷宫》要拯救的则是被限制在乌托邦中的一部分人,但是除了《分歧者》之外,其他几部作品的最终目的其实都很明确,只有《分歧者》看到了第二部结尾,依然是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从连贯性目的性上讲,就输了,这大概是它票房惨败的首要原因。

情节含混晦涩梦境苍白无力

抛开那些血腥的镜头,《大逃杀》的故事讲得很集中,不必交代前因后果,你只要看故事就可以了,这是它之所以成为经典的首要原因。《哈利·波特》《暮光之城》则是在大主线的贯穿下,每一集都有新任务、新人物、新故事和新悬念,让人慾罢不能,《移动迷宫》则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都是它们的成功之处。《饥饿游戏》前两部的成功也是因为故事的相对独立,到了第三部被生生抻成了两个电影时,票房就相对下降了很多,而《分歧者》的前两部,虽然人物还是那几位,但是情节上似乎关联并不是很大,甚至第一部中的一些谜团,在第二部中几乎没有揭示谜底就模煳带过,编剧实在是太粗糙了。

《分歧者》第一部的票房,只能算是勉强及格。第二部从导演到编剧的大换血,看得出是想尽力去挽救电影的颓势,但是新的编剧和导演着手的重点不是剧本而是更加形式主义,如果说第一部看上去严重地模仿了《饥饿游戏》的话,第二部《分歧者:异类觉醒》的后半部分简直就是抄袭《盗梦空间》对记忆盒子的解读,是通过对测试者梦境一般的试验来进行的,而影片对梦境营造,苍白得是那般有心无力,没有原因,只有结果,不告诉你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才能这样,只告诉了你就这样了。观众看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除了形式上的苍白荒唐,情节上也是复杂含混晦涩,很多时候人物的来去交代不清,人们不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去做什么事,也不是因为做了什么而出现在什么场景,好像一切都出于导演的需要,他想让你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了。比如电影结尾处,翠丝被抓到实验室时,刚刚还在反抗者基地的她的恋人老四居然就在实验室的监牢里等着她了,导演的逻辑性和记忆力实在令人担忧,虽然这是一部科幻电影,但你讲的不是时光机器或者空间转移的故事,时间和空间的转换总要有些根据吧。

无悬念的揭秘过程+小儿科的谜底=拖沓

带有悬疑色彩的电影最后总要揭开谜底,完成大逆转,《分歧者2》也不例外。但是这个谜底揭开的过程毫无悬念,谜底的内容简直小儿科,而完成结局大逆转的原因更是莫名其妙。

从翠丝开始被强迫作为试验者参与揭秘试验,每一个观众都明白翠丝一定会完成任务,这本身毫无悬念。为了把这个过程显得曲折复杂一些,编剧导演则把故事起落的任务完全放在了凯特·温丝莱特饰演的反派胖婆子珍宁身上。珍宁在这一过程中的表现完全纠结得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一会儿温柔地嘘寒问暖,一会兇恶地厉声喝问,一会儿像妈妈一样关心备至,一会儿又像仇人一样咬牙切齿,当翠丝假死时她难过得掉下眼泪,而当谜底揭开时她又可以满脸煞气地下令杀了他们。凯特·温丝莱特的演技真是好,但人物的表现毕竟要为剧情发展做註脚,除了这样能让情节更加晦涩拖沓之外,笔者实在是看不出珍宁这样分裂有什么必要。

用了两个小时的篇幅,翠丝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磨难之后,揭示出来的谜底居然只是一段模煳的视频。有人告诉他们,他们只是人类的一部分试验品,走出围墙去,就是一个新世界。就这么一个愚蠢的谜底,按影片中的说法,居然被隐藏了二百年。

估计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们在这个时候都会有退票的冲动。而就是这么小儿科的一段话,竟然导致了结局的大颠覆:反对派接管政权,人们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一段模煳的视频,一个陌生人的几句话,就能产生如此强大的效果,导演和编剧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如此拖沓散漫的剧情,票房不佳,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可以预测的是,《分歧者》第三部如果沿袭前两部的故事,就算拍得再精彩,票房也很难有保证,第二部大家都没看明白,谁还会再去看续集呢?不过第三部如果另起炉灶,还用前边的壳子,去讲一个背景相同情节却完全独立的故事,也许能取得成功。

《分歧者2》的失败并不代表青春乌托邦电影的失败,只能代表个例,这一类型的电影无论在视觉效果上还是在观众缘方面还是很有市场的,比如说《饥饿游戏》的最后一部和下一部的《移动迷宫》应该还都是会受欢迎的。

新报记者宋晓鹏

Previous post 我猜这部电影会成为年度悬疑片黑马
Next post [推荐]儿童电影首选《倒霉特工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