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影评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活尸心理学」

[闽南网]

­《釜山行》刷爆了微博,拿韩国电影与中国电影讨论了N次,但这篇文章从另一个视角来看这部电影。

­男主石宇角由于不断沉溺在工作中导致与老婆离婚,且为了工作也疏于照顾女儿秀安。秀安还是个孩子,这时期的他极需要照顾者的关心与爱。

­但如同他在班上表演中断的情况,那份"爱"也是如此中断,爸爸连他的生日都送成重复的礼物,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在他小小的心灵中,得不到最初原生父母的关照,这反而让他格外成熟,了解"爱"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且不只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是。

­住在家中的的母亲都看在眼里,常提醒他、常碎念他要照顾孩子。这让整个家庭呈现一股压抑着的哀愁,也使寂寞的秀安更想去釜山找妈妈。不得已,最后才带女儿搭上开往釜山的列车。

­但这趟单纯的旅程,不小心让一位病变的活尸上车,成为可怕的纠缠打斗。可是过程中更震撼人心的、关键的,却是活人与活人之间的"恐惧"与"自私",还有和其相反的"转化"与"关爱"。

­——以下涉及剧情,但无恶心图片——

­

­电影中有的三个场景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自私的客运营运长金常务为了自身利益,不顾剩下活命的人,硬把车厢的门关起来;第二、男主角在变成活尸前回忆起秀安刚出生时的美好影像;第三、秀安绝望地唱着歌,与孕妇成景一同走向隧道另一头的光亮。

­其各自代表了"阴影掩盖"、"内在转化"与"重生契机"的象征。

­"活着的死人"还是"心死的活人"比较可怕?

­"我要跟你走,他们不安全……"拉拉队队长真熙瞪大眼睛、惶恐地说。

­金常务关起门来,不让已经穿越重重活尸的生还者进入,因为他害怕自己也被感染,夸大说词企图影响群众意识,最后全部人决定不让他们进入,这是个极为情绪化的决定,毕竟从群众惊恐的眼神中透漏的是生死未卜的恐惧。

­这种活尸惊恐现象除了对死亡与攻击的惧怕之外,也许还能以外在文化与内在象征的层次来理解。

­从社会阶级与恐怖攻击日益渐增的全球化现象来看,"反权力宰制"变成当前社会压迫的回映。金常务作为一位主导性的权威者,他思考的是,若听从了一位女高中生的话语,则有被重新划分阶级与制度的可能,如此一来自己不再是主宰者,没人听从自己的话语时,也许代表不再有人重视自己与自己的生命,因为他自己就是如此,不顾他人死活地往上爬,因此也将这种日常与危急时的内在想像投射在整个车厢之内。

­金常务作为一位主导性的权威者,他思考的是,若听从了一位女高中生的话语,则有被重新划分阶级与制度的可能,如此一来自己不再是主宰者。

­当金常务毫无人性的先在厕所中将服务员推给活尸送死、让珍熙被活尸咬到、最后以怨报德的不顾救他的列车长,这些作为比失去意识的"真活尸"还要残忍。

­但事实上,金常务只是作为这个时代"一个活尸"的象征。

­人类学家指出,这现象如同十九世纪"主人-奴隶关系"的瓦解,在白人资方与黑人劳方一种像是神力女巫指使活尸的寓言逐渐破碎后,现代社会资产方对于濒临毁灭有着强烈的焦虑与想像。

­如同金常务所害怕的,是自己不会被拯救,拥有的一切将化为泡沫,一想到这里,同理心与人性已无法崭露,阴影遮掩住心灵的整体,连一丝光线也无法逃脱。

­转化阴暗面

­即便容钖嘴巴说着想让多数人活命,但若心理学家荣格也在现场,完全能看出他并不是真的为其他人着想的"英雄"。因为一位英雄所具备的特质,不仅如同电影中能够保护弱势,还要能在内心拥有抵抗与统整阴暗面的能力,而金常务只是想着自己活命罢了。

­在这由电影与网络取代神话故事的时代里,与活尸的战斗可看作是一场"英雄与邪恶力量较劲的原型"的当代演变。也就是说,从外显的行为至内在心理历程,这项英雄与活尸间的奋战被看做是"自我意识"克服"潜意识阴影"威胁的力量。

­刚开始也如同金常务,自私且狭隘,但他身旁跟随着的秀安是"孩童"的原型。未经社会污染,保有天真与单纯的向善本能,而还拥有想要保护这份纯真不受侵犯的"爱"。"爱"是打从心理治疗界佛洛伊德起头就强调的最重要的能力与生活目标之一,直至今日几乎各家学派都仍推崇"爱"的本质是关系建立与转化的基础。

­以"爱"为生活中心时,能放弃以"自我"为中心,这将能克服自我意识达到最高峰后的自恋倾向──开始看见身旁的人事物,不再自私自利,不再被潜意识阴影所占据。

­片中的主角石宇在女儿的影响下,开始救人,开始无法弃人于不顾。

­因此从出现活尸后,石宇慢慢被秀安影响,他开始救人,他开始无法弃人于不顾,最后也因为拯救孕妇成景而让自己的手被咬,甘愿付出生命也不愿看见另一位拯救了自己与其他人的拳击手相华的伴侣受害。

­这时是一位"英雄"的真正成型,"基于特殊的历史传统与文化情结,某些既定价值、信念与观点就会产生两极分化。在这种情况下,一种文化个体化的潜能便即将浮现,它将会包括分离与合体的动力。"

­也就是说,石宇原本深植心中的功利主义、自我中心即被分离,不再将传统利益看做自我实现的唯一,进而回归内心的是,拯救他人的道德意识与想起秀安出生时的喜悦,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幸福。此刻,他开启了遇见内在真实自我的道路,走向个体化。

­可惜,我们总是命在旦夕的那刻,才领悟到最该珍惜的、最该拥护的是什么。

­活尸心理学?

­如果荣格的"个体化"指的是一个人能够照见阴影,"为了让存活的个体完全体现自己,在经验世界的时空当中变成真实的自己"的正向转化,那么活尸也许就是被内在阴影完全征服自我意识、掩盖自我真实经验能力的逆向转化。

­人类的心智状态中,行为就像是躯体在内心绕着意识球面旋转[5],这描绘了活尸为何是活尸──由于自我意识的消失,绕着中心点旋转的只剩下生物性、或说病毒性的本能,它操控着一具心灵陷入休眠的空壳,像是电影中看到,一听到声音或看到活人就整群狂追勐奔,前仆后继地想要拉住火车的惊悚画面。

­活尸为何是活尸──由于自我意识的消失,绕着中心点旋转的只剩下生物性、或说病毒性的本能,它操控着一具心灵陷入休眠的空壳。

­荣格认为,这种阴暗的元素可能是普遍且历史性的残存(毕竟没有一个文化中不曾有过残忍的屠杀与掠夺),那么,有可能每个人意识或潜意识心灵中都有一些邪恶特质。

­而如果活尸真为我们内在邪恶的一部份之象征,也许它就是潜意识阴影的遗蹟。如同地府一般,它是保存在地底下的幽魂。如同人类压抑的阴暗面一般,它是从底层回归表层的象征。黑暗的地府世界在文化中包含了正向与负向的元素,活尸则代表后者。Jaffé指称为"大自然灵魂的黑暗面",它认为这种潜意识为人类破坏性趋力的表现。

­的确,一个人成为活尸后,(至少从电影影集的经验中)我们看见一个人似乎只剩下最原始的生物性本能,没有原因能使它重新拥有意识或动机;专攻认知神经科学的精神科医师ErikGoodwyn即说道:"我发现某些精神病患者会与自我疏远、感觉麻木,或者经常梦到死灵、头盖骨、人骨或丧尸。"

­不只是精神病患者,这似乎是全人类一种内在心理的外显行为,以及潜意识欲透过"梦"来让自身有所觉察的过程。

­如同Goodwyn书中也从生理学的角度认同荣格的想法,他指出,这些情绪是自古以来累积在潜意识的堆栈,并深深地保存在更深的脑层中,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心灵"。而我们所有人都共享着同样的生理发展,从情感的神经科学到基本的情绪直觉,这些都是从大脑更深的皮层中出现。

­这是超越个体差异、较少个人过往经验的集体情感历史,包括了害怕、愤怒、欲望、照护等等,而若是这些区块有所损伤(比如被活尸病毒入侵),我们将变得缺乏活力与烦躁易怒。更重要的是,当进入这种情绪状态后,我们的愤怒系统(rage-system)会被引发,攻击他人的念头也如活尸般呈现狂暴状态。

­现实中的活尸?

­

阴影的原型也可能遍布在早期受创经验的心灵中,痛苦与受惊的孩童形成了意识扭曲的元素,造就往后的暴力与仇恨行为。心理学家指出,若一个人陷入自我意识消失的状态,有可能是一种自体(Self)的防卫机转。早期受创经验可能导致孩子最内在的心灵分裂,核心人格被锁在无法意识到这些受创经验的房间之内,如此一个人不再需要忍受痛苦的创伤情感。然而,核心自我虽受保护,但也导致无法与人真诚地接触与连结,因为这种保护总是远离人际的、具攻击性的。

­由于,最深度的创伤总是来自最亲密的他人,因此这种机转防卫的、攻击的就是"他人"。这让真实自我陷入死气沉沉、愤世嫉俗与沉溺暴力的保护状态。

­但这种状态更有可能因为自己与人互动的行为而再次经验到人际创伤,因为本该保护自我的防卫性攻击造成更多人际冲突,反而矛盾地使心灵陷入焦虑与痛苦的二度危害。

­这时,他真正需要的是一段真诚的、有耐心的人际关系之接触与建立,才有可能重新"找回"与"经验"身为自体的存有。

­回归活人的本质

­看完电影最后感人的跳车,我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我刚好站在那辆火车旁边,被活尸男主角咬了一口(不要问我怎么想到的XD)……我脑海中会浮现什么?

­我猜我先是慌张,不晓得该怎么办,没办法专注眼前的事物,更不会想起过往的琐事。因为我即将失去意识,即将死去,最后大概会想到还有什么事情会让我留恋的。

­……许多人总是濒临死亡时,才重新想起最初的回忆、最开心的回忆,与孩子的、与伴侣的,也才开始后悔,起初没多做点什么,往后不能再多做点什么。

­这是另一种现实中的活尸,如同起初的男主角石宇。

­当我们陷入某种漩涡般的外在诱惑、不顾周遭人事物、甚至将自我价值与某项外在事物画上等号。起初两眼发直向前奔跑的我们、最后发现欲求剩下一场空的我们,与活尸双手向前、不具意义的行走又有什么两样呢?

Previous post 史上梗最多的《头号玩家》LOGO已经告诉你这是一部「找蛋」电
Next post 五一悬疑大餐《记忆大师》值得二刷?好细节除了黄渤段奕宏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