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者3》一种幻想的逃避

风靡世界各地的青少年电影《分歧者》系列终于来到尾声了,结局分成上下两部:赤诚者、超越者。但不想在此剧透大家,也希望各位可以当一张白纸好好享受电影!

在《分歧者2:叛乱者》中揭露惊天动地的祕密之后,这次在《分歧者3:赤诚者》中,派别瓦解的芝加哥市濒临全面内战边缘,与其选边站,翠丝决定与四号、克莉丝汀娜(柔伊克拉维兹饰)、彼得(麦尔斯泰勒饰)、多丽(MaggieQ饰)及迦勒(安塞尔埃尔葛特饰)等人,突破重重障碍到高墙之外。

先来吐槽,不得不说,许多剧情的设计使的翠丝在这部电影里像个不明事理的大白痴啊!(为了不剧透,大家就自己看电影来了解她为什么笨吧,我当下甚至看得有点想翻白眼,没看过这么蠢的女主角....)前两集还如此英勇(还是我印象错误?),这集瞬间变成小白花,还自以为坚忍盛放...

再来还是剧情,不过这部分我想和导演比较有关,许多表演安排使得下一步将发生什么非常好猜,甚至出现一个镜头刚结束,我立刻想到"恩,要XX了"这样的情况,当然也可能有些观众很享受这样的过程,但对于我这种喜欢被导演耍得团团转的不安分子,这就不是我的菜啦~

最后是片名,赤诚者。我是不知道小说剧情如何安排,但电影里赤诚者这三个字大概只有不到10秒的戏份(好像两三次台词提到而已)。

吐槽结束。

以下综合网路文章,是一点关于反乌托邦的讨论&心得&介绍:

其实像这样的反乌托邦式电影层出不穷,最早可以追溯到1927年的经典德国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片中就清楚的以两种不同阶级的社会形态反影出极权国家的巨大问题,早前这些电影是比较严肃的,然而近几年却由改编自2008年同名小说的《饥饿游戏》(TheHunger

Games)在「青少年电影」中开启了这个潮流,亮眼的票房似乎让各大片商看到了这个全新类型电影的商机,接踵而来如《战争游戏》(Ender’sGame)、《分歧者》(Divergent)、《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TheGiver)以及《移动迷宫》(Maze

Runner),都以同样的架构呈现全新形态的反乌托邦电影,和过往不同的是,青少年电影的重点在于主角必定是年轻人,因此其中自然会有对这个世界的顺从与疑惑,在标淮的二元论当中带出矛盾、在随着主角的冒险而挑战既定的规范并跳出既有的框架、在过程中与同伴冒险而后找到新的秩序与建立新的世界。

电影是生活的另一面,或有时我们甚至可以说,电影是生活的反映。那么这种反乌托邦类型电影的流行,会不会正是我们这一世代在平日生活之下所渴望的慰借(当然也可能是逃避)呢?

之前上文学批评课时教授曾带着一点羡慕的语气说:「你们现在正是最美的年纪啊。」

高中到大学这一段时间,是我们人生中最迷惘因此最敢于怀疑进而最冲动的时候,我们容易跌倒却也更容易突破,更多的好奇心带来更多的进步和成长,我们就像这些电影里的主角群一样。

不过,小说、电影的结局往往是美好的,就像《饥饿游戏》的凯妮丝定会推翻都城,《分歧者》的碧翠丝必能推翻阶级,而《移动迷宫》的汤玛士继续朝着真相迈进,但反观真实的人生呢?我们要推翻极权需要花费多少的力气与时间?要改变阶级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要面对各种艰难的关卡要鼓起多少的勇气?省思这类电影的成功,对于观影的我们来说,是一种无法达到的慰借,还是一种幻想的逃避?这类电影又该在美好框架中走向什么样新的领域?

Previous post 我心中永远的男神ANDY,青年时期华仔真的帅到爆表啊
Next post 贝肯熊大电影定档1月13日!呆萌熊变007,填补特工动画空白